致力于成为死刑案件辩护第一品牌
18613049494
辩护
专题
毒品犯罪死刑案件 | 财产犯罪死刑案件 | 官员犯罪死刑案件 | 人身类犯罪死刑案件 | 其他类犯罪死刑案件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死刑动态 >> 正文
男子潜逃20年 死者家属不要赔偿求判死刑
2018-4-18 13:25:49
浏览: 作者:刘峰律师


正文:

1-1.png

在一次互殴中,朱某和同伙致对方一死一伤。案发后,朱某没有到公安机关自首,而是选择了逃跑,这一跑就是20年。

413日上午,涉嫌故意伤害罪的朱某在北京二中院受审。在法庭上,朱某表示认罪。而死者王某存的母亲和姐姐表示,不要一分钱的赔偿,只希望判处朱某死刑,因为贫穷,王某存的母亲目前靠捡拾破烂为生。据悉,朱某的同伙王明祥因聚众斗殴罪已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庭审:记不住老家地址

  上午1010分,41岁的朱某被带进法庭,法官核实朱某的个人信息,问到朱某的户籍地址时,朱某想了半天只说出了吉林省,法官要求他说出具体地址,朱某说:记不住了,太多年没有回去了。但是说起他被抓,也就是后来他逃跑后的居住地时,他清晰地说出了门牌号。

  二分检指控,朱某于1997430日晚上8点时许,因琐事与22岁的王某发生争执,隧纠集王明祥(已判刑)等人,到本市东城区和平里一小区附近,与王某存、吴某互殴,后王某存被他人用单刃刺器刺穿胸壁,伤及心脏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吴某多处软组织裂创,右膝前部贯通商伤,致轻伤二级。朱某于20171016日被东城分局查获归案。 

  检方认为,朱某伙同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1-2.png

  被告人表示认罪 称被害人是其前女友的姐夫

  属实,我认罪。在法庭上,朱某说当时自己有一个女友,两人在北京东城区开了一间小食品店,刚说了一句话,朱某就哭了,原来,被害人王某存是朱某女友的姐夫。

  朱某说,事发当晚,我在店里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女友的姐夫王某存打的,他在电话里威胁说要打我,我想是有误会,我很害怕,就给朋友小风(化名)打电话,说想去小风家躲躲。小风说一会儿要过来看看,后来我到胡同去接他们,我也没想到来了那么多人

  朱某说,他接到小风他们就往自己的店走,刚到店门口,被害人王某存和他带来的人打开门就冲出来了。我没想到王某存那么快就来了,我们这边的人也冲上去了,两边就打起来了。对于谁先动手的问题,朱某表示,应该是被害人一方先动的手。虽然表示认罪,但是朱某对一些关键的问题很是模棱两可,老是用我觉得我认为我记不住了。但朱某非常肯定的说,自己并没有动手打被害人王某存。

  “对方使用棍子,我们这边没有用任何东西,只是用手打的。朱某表示,事发后他先跑到小风家,然后又跑到了老家,再后来就躲到了沈阳市,伪造了江某的身份,直至被抓。但具体警方怎么抓到他的,他至今也不明白。

 

  被害人家属拿出血衣要求判死刑

  他胡说!对于朱某的辩解,被害人王某存的母亲和姐姐进行了当庭反驳。

  王某存的姐姐在庭上对朱某说,他们家只有弟弟一个男孩,我弟弟是最老实的人,你去村里问问,谁都知道他是个老实人,而你就是一个地痞流氓。你跑了20多年,你说不认识我弟弟,这不是事实。你认识我弟弟,你和女友的事你家不同意,我弟弟还给你调解过呢,我弟弟回家跟家人说过这个事。

  王某存的家人一再强调,她们不要钱,就要求判朱某死刑,说到激动时,原本坐着的王某存的母亲突然站了起来,从兜里掏出一块衣服碎片哭着让朱某看,你认识这个东西吗?这是我儿子身上穿的衣服,他最后是血流尽了死亡的,你怎么那么狠呢!

  民警违规办理落户手续 漂白身份20

  在法庭上,朱某说当时他跑到老家后,曾跟女友通过电话,女友告诉朱某,王某存被打死了,朱某听到后才跑了。朱某从吉林省转到了辽宁省沈阳市落户,改名换姓为江某,后来又结婚生子,案发时已经有了2个女儿。

  在庭审中,公诉人出具了证据显示,帮助他落户的应该是民警杨某。证据显示,杨某有过违规办理户籍的劣迹,后被处罚,但是朱某被抓后,公安机关进行取证时,杨某已经去世,因此到底是不是杨某帮助其办理的落户手续已无法查清。

  “你到底是找谁办理了落户的手续?在法庭上法官问,朱某表示,确实是民警杨某为其违规办理了户籍,漂白了身份,被抓时,已经距离案发20年了。

  那朱某到底是怎么被抓获的呢?朱某的辩护人表示,朱某逃跑后,警方将其列为网上逃犯予以通缉,去年警方在很多地方设置了一些人脸识别系统,朱某拿着名为江某的身份证在一次住宾馆办理住宿登记时,人脸识别系统经过比对,这个自称江某的脸部特征与逃犯朱某吻合,至此,警方将朱某抓获归案。

 

  辩护人称罪名应为流氓罪

  在法庭上,朱某的辩护人对公诉方起诉的故意伤害罪的罪名不认可,认为应该为适用1997年之前法律中的流氓罪,并且认为被害人王某存在此事件中过错非常明显。被害人在电话里说要打断朱某一条腿,还带着人来了,还带着棍子,因此过错非常明显,应该对朱某予以从轻处罚。朱某的辩护人称。

  对此,公诉人反驳称,从朱某被抓至今,供述前后不一致,今天在法庭上还说自己未动手打王某存,但是同案犯指正朱某动手了,其他的证人证言也证明其动手打了被害人。此外,朱某明知同伙多人用酒瓶打人,还实施了用拳脚打被害人,因此符合故意伤害罪的构成,旧刑法中有流氓罪的规定,但应遵循从旧从轻的原则,因此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诉人还认为,事发前俩人在电话里争吵,被害人的行为不构成刑法上的过错,反而是被告人朱某案发后隐匿身份,逃亡20年,没有自首。公诉人认为,朱某没有任何从轻、减轻的情节。

  被告人妻子:他欺骗了我

  在法庭上,朱某表示自己愿意尽一切努力赔偿王某存的家人。“我被抓之前经济状况很差,还欠了20多万元的外债。我现在希望家里人帮我想想办法,尽量赔偿,获得被害人家里的谅解”。

  今天,朱某的妻子、岳父等家人都来到法庭旁听。看到现妻子和2个孩子,朱某哭了,他说自己欺骗了现在的妻子,很是对不起家人。

  朱某的辩护人称,案发前朱某和妻子没有任何工作,但家人都在积极筹钱。据了解,朱某几年前与现在的妻子相识,后结婚,并生育了2个孩子。“他欺骗了我,我根本不知道他的真名叫朱某,跟我结婚的人是江某。现在一个孩子已经上初中了,名字是江某,我怎么跟孩子说啊?”朱某的妻子说。

  据了解,朱某被抓后,江某的户籍已经被注销,但是以他的名义买的保险及孩子的名字等后续问题,家人说都不知道怎么办,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孩子面临的升学问题。“我也害了他们。”说起妻子和孩子,朱某哭了,在最后陈述时他表示:“误会和巧合造成了现在如此严重的后果,我现在向被害人家属道歉。我认罪、悔罪,服从判决,愿意赔偿被害人”。

(文章来源:广东未央律师事务所刘峰律师,地址:广州白云区机场路1630号方圆白云时光635、636室,电话:18613049494 )


·台湾已4年没有执行死刑 44人仍在等待枪决 (2018-4-18)

·2018年,中国法律关于死刑的规定 (2018-4-18)

·中国最美的十名女死刑犯:多数曾遭性强奸侵犯 (2018-4-18)

·白银杀人案高承勇的“心灵史” (2018-4-18)

·最高法:严惩毒枭职业毒贩等 该判死刑坚决判死刑 (2018-4-18)

·法律监督案件追踪|时隔21年,落网逃犯被判死缓 (2018-4-17)

·男子潜逃20年 死者家属不要赔偿求判死刑 (2018-4-18)

·“保姆纵火案”一审宣判:被告人莫焕晶被判处死刑 (2018-4-17)

·南京杀人分尸案 获死者亲属谅解改死缓 (2018-4-18)

·张中生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临汾中院一审宣判被告人被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 (2018-4-17)

·最高法公布人贩子被判死刑的10大案例 (2018-4-18)

·关于死刑,你应该知道的几个大数据 (2018-4-18)

·一张刷爆朋友圈的图片 成功引起了“死刑”争议 (2018-4-18)

2014 @ 广东未央律师事务所 刑事辩护部 abi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84498号-1 预约电话:(手机)18613049494